bt种子搜索神器破解版

宋恒跃到核心之初,金军先有五个等闲来攻,被他手起剑落果断连毙;随后徐辕到场与之并肩,也是迅疾持刀左冲右突,沛然刀气直接将还有胆上前的二流高手们掀翻开去。

“三十多年前,老夫也曾见过这双利刃和它们的主人……玉龙剑侠轻狂,冯虚刀客豪迈,弹指一挥间……”老兵某,炮座旁说起宋酉与徐子山。

若剑意具山川秀美,高峰入云,清流见底,两岸石壁,五色交辉,青林翠竹,四时俱备;则刀锋见江湖寥廓,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,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

“也是这般并肩作战吗?”年轻人不敢走神,却还是忍不住见缝插针问。

“嘿,是啊……”一时模糊了记忆,只觉徐宋两家世代都是这般,生死偕行,乘风破浪。

不知是此番凌大杰的伤势恢复太慢,又或者徐辕始终是武力输出最稳?徐宋二人前几回合的旗开得胜,竟意外把凌大杰也算在了那撤退开去的“二流高手”里……不配合则已,一配合,默契无懈可击。

由于徐辕虚怀若谷,刀如其人,毫不抢眼,衬得那锐气逼人的宋恒及其剑愈发夺目。随便哪个往战局瞥一眼的武者都会这般赞许:“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,宋恒他已经度过了浮华和狂躁的两个阶段、人与剑达到了一生中的最好时候。

景不及形,尘不暇起。不容喘息,那把号称“闪电守御”的蹑云剑骤然杀入,以蹑云追风之速先朝宋恒头顶猛打——

持剑的孤夫人是高手堂中唯一一个女流,可高手堂里哪个不是当世武林首屈一指人物?由不得宋军半点怠慢的她,剑意“志凌九州,势越四海”,迅猛呼啸而来,巾帼不让须眉。

宋恒眼疾手快,一剑反拢而去,“山青花欲燃”“烟光凝而暮山紫”“天江碎碎银沙路”妙招迭起,直朝孤夫人的所有剑路狠剿。好一个江西一剑封天下,从来都是外表精致绝美、纵使战场相逢都教对手第一时间眼前一亮,可骨子里的凌厉狠辣、又会教对手下一刻心里一沉:怎见那五颜六色都壮烈如火?

二人内力相近,身法步履皆是轻灵,难得是连决心都是一样强。对于宋恒而言,爱他的和他爱的人们,都誓死守护脚下这片土;对于孤夫人而言,爱她的和她爱的男人,前后也都消失在这条征蜀之路……故而缠斗之余,一个坚定说“入蜀唯有一条路,死路!”一个决然应:“死活都要入。”

两人平手足足有三十回合,才总算被精力恒久的宋恒略高一筹,刚好那时腾挪到徐辕战狼身侧,宋恒想都不想就要以难得挤出来的余力、帮徐辕先打破平衡取得对战狼的优势。不错,战狼真是个可怖的对手,即使被林阡重创过、独孤消磨过,战力竟只比徐辕差得不远,因此在交锋中能够死死咬住徐辕的刀势不放……

甜美的大眼美眉横卧花瓣中

宋恒原以为自己这气力加上去,怎么也会帮徐辕对战狼拉出一截优势,怎料斜路云回风烈,面色一变暗叫不好,同时天骄一声“小心”,极速到他身侧堪堪凭刀应了那威猛刚强的一击——“戟中阎罗”是开玩笑?一开始被斥走就再也回不了?完不是你想的那样,一闯回战局就是一招狠厉的“凌迟”!宋恒险些反被凌大杰的长钺戟助战狼打出绝对碾压,好在惊险了几个回合过后,终是和徐辕互补着站稳了脚跟……

其实很容易就可以从脸色和气息分辨出凌大杰和战狼都还负伤在身,可为何这战狼的湛卢剑还是如昨般无坚不摧?剑魂合一,山川动荡,令徐辕感觉这般细算起来他的最高状态只比魔态主公低一点点,这般无解,似乎只能用“战狼也已经入魔”来解释?否则正常人怎么可能……非人至此!

是的,若不是徐辕的冯虚刀挡在阵前,靠得近的宋军等闲和二流高手,别说有没有胆子上前,绝对都已经化为齑粉!谁还有命欣赏到天骄的“浩浩乎冯虚御风不知其所止”,这里怕是早就尸骨成丘、血流成河……

论亮色,宋恒当仁不让;但论厚重,此局尽在战狼与徐辕。



以二敌三,频频惊险又步步化险为夷,屡屡突破又次次支离破碎,双方整体实力从此在平衡线上下不停浮沉。

刀沉稳劈砍,剑轻盈刺挑,戟刚猛冲铲,攻守主次不断轮换,唯有战意毫无停断。

轮到宋段之战,便是江山如画和天崩地裂的冲突;

轮到宋聂之战,便是流光溢彩和飞电过隙的角逐;

轮到宋凌之战,便是连绵不绝和大开大阖的争斗;

轮到徐凌之战,便是旗卷长空和战鼓雷动的对决;

轮到徐聂之战,便是千军万马和千机百变的较量;

轮到徐段之战,便是浩然正气和鬼神悲号的厮拼。

兵者起伏往来,战者意气风发,观者眼花缭乱……

哪有几个观者!?这地方不是擂台,而是实实在在的修罗场,漫天黄沙,遍地狂风,满目血腥,充耳鼓角。与这战局擦肩而过并匆匆流逝的,除了光阴、景物,最多的就是生灵……

当是时,阵地上原先紧随战狼而来、披着重铠意图强行攻城的金军敢死队,大部分正和宋军敢死队僵持在不远处欺身搏斗;唯有极少数已然借助云梯或武功当先登城,然而在高手堂遭遇阻滞、城头苏慕浛等人灭火备战后,那些人前遇矢石、后援难继,一时之间死者堆叠。

“何苦?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,况且我大宋军民勠力同心,你们万万过不去!!”激战多时,宋恒好不容易才问出这句,这句必须问出口,才好给敌军以攻心的致命一击。

“若无地崩山摧壮士死,何来天梯石栈相钩连?既早已万死不辞,管它四万八千岁,还是四万八千丈?况且我军,素来是‘女真不足万、满万不可战’。”白发黑衣老者,从容不迫回应,语声铿锵有力。若是撇开立场不谈,这战狼的身上,委实还透出一股令人折服的英雄豪气,难怪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就取代仆散揆成为曹王府的第一谋士,金军太多人都不止信服他,而是信奉他!

然而他说的自有一番道理,城上城下的死者,有金军也有宋军,远近箭炮始终穿插,它们又岂会分家国?而听得战狼这话之后,金军敢死队更加骁勇无畏,宁可践踏尸体辅助云梯、一往无前地攻城略地。

徐辕忽然想起先前吟儿和金陵的猜测:战狼口口声声要除魔,可他入魔比林阡更彻底;大散关和文县的所有命案大半可能是他犯下,为了让林阡背上滥杀罪名他自己先滥杀无辜来栽赃嫁祸……此时再看眼前人,真是把这可能性拔高到了九成以上——

战狼的话语和行为然对人命视若草芥,为人处世竟是冷血无情到极致。可笑他招式是“安禅制毒龙”“水月通禅寂”之类、听上去很是透彻空明,他的湛卢剑剑旨还是“君有道,剑在侧,国兴旺。君无道,剑飞弃,国破败”……

“仁道之剑,你已悖逆。”徐辕冷笑,湛卢不复湛卢,唯血狼影耳!

“道既不公,斩之何妨?”战狼他,竟无所谓被指为堕入魔道。

“你愿入魔便罢,何必强加于人。天命归了我们主公,怕是只对曹王一人不公吧!”宋恒一想到林阡被他逼得入魔就忍不住忿忿,吼出这句时委实是怒发冲冠。

“……曹王?”徐辕忽然一怔,原计划里,曹王本该出现在这个战团。

尽管只有三个高手堂,还是令他俩打得太久、太累,竟完把这茬给忘了……



说时迟那时快,犹如天外飞旋的一束流光,生生轰砸在徐辕和宋恒原本守卫的阵地右肋。

简简单单、轻轻松松的声东击西,就算跟宋军下明棋,宋军也只能这么顺着他的剧情走。

当冥灭剑的剑气隔空击落在宋军这道并不坚实的城墙,曹王府另一路精锐立刻不顾性命地鱼贯而上,此间宋军见状,忙不迭地左遮又蔽,就在那时,他远远就看见了城上那个督军死战的、原计划里他最不想在此地见到的人。

那时她不经意间一顾,刚巧也透过人群看见他,一个多月前会宁地宫中父女融洽的一幕幕,依稀正随着清晨的烟尘一道道飘散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