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智宸拿起电话时,正好听到诗雯正嘤嘤哭泣着,他皱了下眉,说道:“生病的事不必大张旗鼓的对我说,只需要养好自己的身体,其他的事不用管。再说,我和语萱的事,应该很清楚,从一开始,我就没喜欢过,父母越是撮合,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会越深,我希望有些事没有参与其中,否则,我不会原谅的愚蠢!”说完,他把电话挂断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任语萱:“好好养病,其他的事别多想,我既然和秦诗雯解除婚约就自然不会和她再有什么瓜葛,大可放心。我说过,等好了,我们就结婚,这话不只是说说,而是真的!”

面对江智宸的坦诚,任语萱心里一暖,感动得流下眼泪。

“好了,别哭了,感动也不至于哭得像花猫一样吧。”江智宸宠溺的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用指手点了点。“快点好起来,这医院的味道真不好闻!”

“嗯!”

江智宸俯下身,薄唇狠狠地在她额上吻了一下。“等好了后就去我们的新房看看,新房四周有花台,可以养花,可以种菜,如果喜欢,还可以建个鱼池,养养鱼什么的。等学业完成后,就安心的做我的江太太,然后在家相夫教子。”

听着男人如此美好的畅想,任语萱幸福的笑着,手紧紧的握在那只宽而厚大的手,温暖袭遍全身。

任语萱刚能下床走动时,江智宸就带她到楼下花园转了两圈。任语萱的身体恢复得很快,一月以后,江智宸终于将她接出医院。

当车行驶在干净整洁的马路上,道路两旁的花散发出阵阵花香,任语萱忍不住降下车窗,努力的吮吸着空气中清新的味道。

“智宸,要带我去哪儿?”

任语萱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,不由问道。

“去一个很美的地方。”江智宸故作神秘的说道。

车行驶在满是花海的地方,有宝蓝色的花,有紫红色的花,还有白色的、粉色的,颜色丰富多彩,花与花之间紧密相连,风一吹,朵朵花儿在风中摇曳,与天边的云彩交相辉映。

飘香小妹艳裙街拍尽显纯真风气

车行驶到最后时,一大片薰衣草正努力伸展着自己的身躯,在瑟瑟寒风中展示自己的美。

任语萱叫江智宸停车,她要下去拥抱这一片花海。

“好美啊!”任语萱已经被这片花海陶醉了,她躺在花儿中任夕阳的余晖照耀在身上,闭上眼,感受着大地带来的味道。

江智宸瞧着她沉醉的样子,跟着走下车坐在她身旁,看着她,身体有一种冲动,忍不住低下头吻上她的唇,嗓音夹着温柔,“喜欢吗?”

“嗯——”

“喜欢就主动吻我!”

任语萱被他这句话吓了一跳,拉着他站起身,柔情一笑,扭头作势要吻他,可红唇快接近她薄唇时,她却转过脸指着不远处一片花海问道:“那里也是真花吗?”

江智宸本以为她会吻他,身体里又一阵亢奋,大手紧紧抱住她,可结果却是……

顿时,他额头泄下三条黑线。

小女人,竟敢戏弄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