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app下载中心在线观看

Posted by on 2021年6月27日


萧月仙听着王玄策的话,心中顿觉不妙。

虽凡私进临江宫便是大忌,但去偷回左游仙的尸首和去行刺李恪却是两回事。进临江宫行窃,李恪容情要放了文清儿不难,可若是文清儿行刺了李恪,肖月仙又如何开口去求李恪放了文清儿,李恪自己又怎会应允。

听着王玄策之言,萧月仙便知,今日想要李恪放了文清儿怕是难了。

若文清儿当真行了刺客之事,亦或是李恪认定了文清儿意欲行刺,那萧月仙直接开口求情,恐怕只会适得其反,惹得李恪愈发不满。

萧月仙先是对王玄策试探问道:“不知先生可曾见过清儿?”

王玄策先是故作模样地看向了李恪,见李恪点头应允其开口,这才回道:“我倒是还未去见过,只是听闻其中有一女子长得与清儿姑娘颇似,如今想来,必便是她了。”

萧月仙忙问道:“清儿可有性命之忧?”

王玄策摇了摇头道:“那批刺客还未及审问,现已被拿下狱中,待明日再说。”

萧月仙听得清儿性命无碍倒也松了口气,脸色明显比先前要缓和了许多。

萧月仙对李恪道:“清儿从无要杀殿下的意思,此次清儿潜入宫中也是为了旁事,断无要加害殿下的心思,还望殿下明察。”

李恪闻言,却也不动声色,只是淡淡地回道:“清儿潜入临江宫究竟为何,还需明日审问后再定,现在本王也难下定论。”

萧月仙原以为李恪已知清儿之事,他既然答应来了此处,多半是有应允放了清儿的意思,只不过还要看萧月仙的诚意罢了,可如今看来,李恪的反应太过平淡,叫萧月仙越发地摸不着头脑,更不知李恪意欲何为?

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

萧月仙只得小心地问道:“却不知殿下欲如何处置此事?”

李恪并未回答萧月仙的话,而是转而对王玄策问道:“先生,依例此事该当如何处置?”

王玄策知李恪之意,李恪虽本也不想把文清儿如何,但他既然当着萧月仙的面问了,自然不会轻易应下,于是回道:“回禀殿下,清儿姑娘因去岁劫掳殿下之事,已入刑部要犯之列,无论其有意行刺殿下与否,都当依例杀之。”

王玄策之言虽有恫吓萧月仙的意思,但所言确也是实情,去岁左游仙劫掠李恪,清儿也在其中,李恪纵是因此要了她的性命,也不冤枉了她。

李恪闻言,回道:“既如此,那便依刑部之例量刑裁断吧。”

说完,李恪竟端起了手中的茶碗,也不喝,只是缓缓地端详了起来,仿佛他手中的茶碗是什么名贵的古器,正拿着把玩呢。

李恪虽未开口,但已经有了几分端茶送客的意思,一瞬间,萧月仙的心里越发地没底了。

她本以为李恪今日来见他,必也是有事相商,可她不曾想到,李恪竟丝毫没有同她商讨的意思,哪怕是她主动抛出了清儿这个话头,李恪也不曾接话。

难不成今日李恪专程见她,当真就是为了当初洪湖上的一份相纵之情?

若是旁人,萧月仙也能沉得住气,可如此清儿在李恪的手中,难卜生死,李恪等得起,萧月仙可是等不起了。

萧月仙连忙起身道:“清儿年少,行事恐多有不妥,还望殿下开恩,饶了清儿的性命。”

李恪听了萧月仙的话,沉思了片刻,并未直接回答萧月仙的话,而是盯着萧月仙的眼睛,反问道:“仙儿,你以为本王该放了她吗?”

李恪之言一出,萧月仙先是一愣,紧接着,她便明白了李恪的意思。

清儿此前与李恪并无交情,反倒是一门心思地与李恪为难,就算没有今日之事,清儿日后也是李恪之敌,如今清儿落在了李恪的手中,李恪若是放了她,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?

萧月仙忙道:“日后仙儿定当好生管教,绝不使清儿与殿下为难,请殿下相信仙儿。”

李恪道:“你我有些情分,更于我有救命之恩,你也无杀本王之意,今日若是仙儿落在了本王的手中,你不必多言,本王也绝不伤你,但文清儿与你不同,此事你当知晓。”

李恪的话却有道理,更存了念及旧情的意思,也算是中肯,可李恪越是如此,萧月仙的心里便越发地慌张了,这说明,李恪的话认真了。

如果说方才萧月仙多少还有些在试探李恪底线的意思,现在的萧月仙已经真的慌了神,没了再同李恪周旋的余力。

萧月仙起身跪拜于李恪身前,道:“清儿之过仙儿愿一力代为承担,殿下反有所需,殿下开口仙儿也绝不推辞,只盼殿下念及往日情分,饶了清儿这一次,仙儿除了清儿,已经再无亲人了。”

萧月仙同李恪说着话,眼中已经不经意地泛起了雾气,楚楚可怜。

萧月仙对清儿的感情,倒是出乎了李恪的意料,他没想到萧月仙竟会退让到如此地步。

李恪看着萧月仙,回道:“你知本王的心思,本王想要的东西,又可是你能给的?”

萧月仙也曾跟随李恪身边伺候,李恪志在储位,萧月仙自知,萧月仙稍稍思虑了片刻,便回道:“殿下志阔才雄,仙儿自知,仙儿在长安平康坊还有些产业,或可为殿下耳目,助殿下成事。”

长安本就是国都,平康坊更是各色人等驳杂,消息灵通的所在。萧月仙在长安平康坊中的产业已经是她除了江陵外最后的家底,也是她最大的本钱,也是她在左游仙相助之下经营许久才有的局面。

若是以往,萧月仙是决计不可能交出的,但自打去岁之后,萧月仙已经没了以往的锐气,在得知左游仙的死讯后,萧月仙便更是没了这些心思,如今平康坊的那些产业于她而言也没有那般重要,若是能以此换回清儿的性命,自然是最好。

萧月仙所言,已经是萧月仙最后的底线,而她的话,终于也引起了李恪的兴趣,李恪的身边一直缺少这么一个人,而萧月仙所言当真奏效,于他确是不小的助益。

李恪问道:“你竟愿为了清儿如此?”

萧月仙如实回道:“自打去岁事败,在洪湖之上纵走殿下后,仙儿已没了往日的心思,只盼将来殿下若能得偿所愿,莫要忘了那日在湖上答应仙儿的便是。”

那日在洪湖之上,李恪曾亲口许诺萧月仙,只要萧月仙放了他,待将来他登基为帝,便为其父萧铣平反,册为梁王,享江陵百姓万家香火,仙儿说的自然就是此事。

李恪点了点头道:“本王言出必行,说出去的话自会作数。”

“如此便足矣。”萧月仙轻声道。

李恪抬手扶起了萧月仙,对萧月仙道:“清儿的事,本王允了,左游仙的尸首本王留之无用,也可以给你,只是你且随本王回宫,本王还另有事要问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