乎化勇武,用的都是不要命的打法,一拳一脚之间,都是使劲了浑身力气。而且,他似乎不在意卖出自己的破绽,只为能够吸引敌人进攻,从而得到机会。

玄霄进攻,乎化直接迎了上去,在被打中的那一刻反击。

这样的打法,一般都不会持续太久,因为如果时间拉的太久,两个人的体力都会跟不上。乎化再次卖个破绽,引诱玄霄上前进攻。

玄霄进攻,他反手将他按到,单手捏住了玄霄的脖子。

玄霄被他抵在身下,一声银白色的铠甲在夜色的火焰中跃耀。

他微微轻笑,一双深邃的眼睛正通过那青铜的铠甲照射到了乎化的眼睛里,最后摄入他的内心:“乎化将军好功夫,在下甘拜下风!”

这话一出,在俘虏那边传来一阵欢呼:“乎化将军万岁!”

“乎化将军永远是我们的神!”

“乎化将军无人能敌!”

“……”

那欢呼声,一声比一声响亮,一声比一声雀跃。甚至在他们攻入夏国两个城,占领那两座城的时候,都没有如此兴奋。

乎化看着眼前的玄霄,有些迷离,更有一抹不可置信。

夏天的风穿过头发小美女依旧动人清纯照

他赢了?不,他输了。

在先前的那一步,玄霄的手,已经化作手刀划过了自己最脆弱的脖子。只要他用力,或是反手一带,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制住他。

可他没有这么做,而是顺着他的动作直接倒了下去。

在场外的人,站的很远,或许都看不清楚,但是作为当事人的他,再清楚不过了。他输给了玄霄,输的彻底。

武功,谋略,甚至是人格。

他都输了。

玄霄看见了他的迟疑,作为一个正直的人,他应该认输。但是面对那些士兵的热情拥戴,以及他们期盼着回家的心情,他似乎不应该将这间事情点破。

听着那一声又一声的欢呼声,让乎化心中的纠结之情,越发浓重。

“乎化将军,永远是齐国兵士眼中最骁勇的勇士!”

玄霄说的真诚且诚恳,语调轻缓,却足以像一把重锤生生的敲打在了乎化的心间。

玄霄看着乎化自然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,对这乎化小声的说道:“乎化将军,我们还要维持这个姿势多久,没有觉得我们这个姿势有些香艳?本王已经纳妃,王妃善妒,即便是男子,她也很有可能吃醋的!”

他说着,脑海中已经浮现了沈天婳的影子。

白皙的皮肤,如上好的锦缎,让他爱不释手,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将手从她的肌肤上移开。墨色的长发,披散在肩膀上;每日闲暇,他总是喜欢细心的替她打理,轻轻的绾起,看她笑颜如花。

微笑的眼睛,晶莹闪亮,如同世界上最最名贵的珠宝,澄澈无暇;还有那鲜艳的红唇,若樱桃般小巧玲珑,虽然总是牙尖嘴利,却在他的攻势下节节颓败,化作一弯柔情的甜蜜。

这个死丫头,在他出征的这些日子里,竟然连一封信都为给他写过。

他现在真的很想飞奔回去,然后用力的打她的小屁屁。他还记得,她那时候说过,回去便和他圆房。

想到这里,他的笑容开始缱绻,带着微微的暖意。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,仿佛从波澜壮阔的大海,变成了春日从山顶上倾斜而下的溪水。

他的小野猫,他该怎么让她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呢?

乎化听见玄霄如此一说,也赫然发现自己和他的姿势确实是有点……

他连忙站起身来,相应刚刚那些他的士兵的呼应。双手举起,大声呼喝,就好像在齐国庆祝胜利之时的姿态。只是,这一次,比往日,他的精神更加高昂。

他在没人听到的情况下,淡淡的扭转头,小小声的对玄霄道了一声:“谢谢!”

那声音诚恳,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的情绪。只有一个铁血男儿,最诚挚,最热切的感激之情。

玄霄没有回话,报以点头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骑着马跑了过来。

那马匹似乎已经累到不行,那男子亦是如此,整个人如同快要虚脱一般。

在到达目的地只是,那人轰然从马上摔了下去,就好像是早已快要散架,仅仅凭借着一口气硬撑到此。那那匹马,也同样倒在了地上,肚子剧烈的起伏着,死命的喘息,就好像快要彻底断气一般。

如此加紧的赶路,毕竟是出了什么事。

从前,玄霄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。可现在,他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慌乱。难道,是她出事了?

想到这里,他连忙走了过去。

躺在地上的男子脸色苍白,他的双腿已经磨破,打量出血,马的身上上淌着的,全是他的鲜血。在看到玄霄上前,男子几乎是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力,从怀里拿出一封信,递给他,嘴里还道了一声:“玄王殿下……”

话音刚落,男子就昏死过去了。

玄霄一声令下:“来人,带下去,给他找一位军医,妥善照料!”

“是!”

几个男子上前,将已经昏迷的男子架起,带了下去。

玄霄,拆开了信封。黑色的字迹,跃然在白色的信纸之上,又跳脱进了他的眼睛里。

霎时间,一股不知名的肃杀之气从玄霄的身上蔓延开来。

他的手伸进衣襟,摸出一个锦囊,深深握紧。

在他身上嗜血气息非常凌烈,即便是没有看着他,也能够感觉的到。乎化也是同样的感觉到了。即便是第一次对战,兵锋相见之时,他都未曾感觉到他有如此杀意。

就仿佛此刻的他,已经不是刚刚那个风淡云轻,谈笑间指点江山的将军。而是一个,从地狱而来,浑身带着杀伐怒气的修罗。

所见之处,血海生波;所踏之路,尸骨磊落!

夏国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。

而且,对于玄王来说很重要。

想到这里,乎化不知为何,为玄霄起了一丝担忧之情。现在,他显然不适合开口,所以,他选择了沉默。

玄霄看着周围的三军,一声令下,大喝道:“来人,班师回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