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所有人都吓傻了,就连铁面那边的战斗也停了下来,无数双眼睛瞪着岳重,惊魂未定。

“怎么会……这么强!”铁面也是有些不可思议,域化兵器他也会,但是绝对没有岳重这么霸道。岳重这一击,居然直接干掉十个死士,而且这其中还有四个是入门级别的破碎高手。

“好!好啊!”索菲亚有些激动,双眼之中光芒爆闪,自己选了岳重当幸运者,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安排,这家伙真的是自己的幸运者。

他,或许能够创造奇迹。

虽然前前后后杀了十四个死士,但是岳重此时的状态并不好,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。

身体中灵气几乎耗尽,身体也是极其的疲乏,四肢都隐隐发颤。

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咬着牙,冲了出去。

又一次发动万佛万剑术,身体急速冲出,手中短刀划出优美的弧线,划过最后一个死士的喉咙。

其实这个时候岳重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最后那个死士是入门级破碎高手,要是全力出击的话,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将岳重斩杀。

但是岳重那一击确实将他吓傻了,直直的站在那里,根本没有一点战意。

死士虽然凶狠,但毕竟还是人,是人,对死亡就会有恐惧。这是人性,是永远磨灭不了的。

牡丹美女清纯写真

岳重以前在战场的时候遇到过很多不怕死的士兵,岳重也曾经问过他们,问他们是不是真的对死无所畏惧。得到的答案出奇的一致:不是,他们每一个人都怕死。

没有人可以不怕死。

但是怕死不意味胆小。,就像某个学者所说:可以敬畏死亡,但请不要恐惧。

“咯……”知道岳重手中的钛晶短刀划过喉咙,那个死士才回过神来,猛的抓住自己的喉咙,但是此时已经晚了,他眼中的光华越来越黯,最后轰的一声倒地。

十五个死士,全部击杀。

岳重狠狠的喘了一口气,然后噗通一声坐在地上,面色狰狞,喘气如牛。

他几乎超越了自己的极限,完全释放,超负荷。

岳重感觉自己有些昏昏沉沉的,脑子都有些不清醒,几乎要直接晕死过去。杀域化刀对他来说,还是有些艰难了,消耗太恐怖了,那是精神和力量的全面透支。

不过岳重还是顶住了这种眩晕感,他知道,自己要是死了,恐怕就永远醒不过来了。

因为铁面是不可能同时挡住两个十级巅峰特能者的。

就算暂时可以挡住,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。

自己必须要在短时间内,解决索菲亚等人身上的毒素。

可是对于解毒,尤其解这种自己不了解的毒素,岳重完全没有任何的经验,也没有把握。太难了,几乎不可能。

怎么办?情况还是极其危险。

一旦铁面的生命力耗尽,那就是必死。

索菲亚也清楚此时的情况,缓缓摇了摇头,苦笑一声。

岳重虽然杀了十五个死士,但自己也已经穷途末路,翻不出什么浪花了。

“岳重,先走吧,不用管我。”索菲亚冲着岳重说道。

“岳重,带着圣主走,我还能抵挡一些时间。”铁面咬牙说道,没有死士的阻拦,岳重带着索菲亚离开的话,应该是不成问题的。

“不用。”索菲亚淡淡说道,“我不会离开的。”

“这里是我的宫殿,这里是索菲亚城,我不会放弃这里,除非我死了。”索菲亚摇头说道,表情极为坚定。

岳重这个时候真想跑路,妈蛋的,再不跑就真的没机会了。

“们好像把我忘了。”突然,一个幽幽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。

所有人都是一愣,朝着声音的主人看去。

弗洛依。

“岳重,现在应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。我想,我应该能够击杀,今天,们谁都跑不了。”弗洛依笑着说道。

众人惊恐,是啊,还有一个弗洛依。

弗洛依虽然只是伪破碎级别的高手,但是现在对于众人来说,伪破碎已经足够了。

杀死所有人都是轻轻松松。

“哈哈哈,弗洛依,干掉他们!将他们所有人都杀了!”一旁的安德烈也是兴奋起来,怎么把弗洛依给忘了。

弗洛依缓缓朝着岳重走去,杀机凛然。

“弗洛依,这个白眼狼!”伯顿怒骂起来,要不是弗洛依他们也不会中毒,他们不中毒,安德烈也没有机会。

“弗洛依,为什么要这样,为什么?!”爱丽丝也是冲着弗洛依喊了起来,眼中泪水磅礴。

她始终想不明白,弗洛依为什么要这么做,这么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。

“为什么?”弗洛依站在岳重面前,并没有直接出手,而喃喃低语起来。

“没有为什么,或许只是野心作祟。”弗洛依淡淡的说道,他从来不是一个安于平凡的人。当爱丽丝的护卫,只是因为他喜欢爱丽丝。

“算了,说了们也不会了解。”弗洛依缓缓耸了耸肩,然后举起手中的长剑指向岳重。

“岳重,不得不说,很强。但是可惜,站错了队伍。”弗洛依冷声说道。

“今天,所有人都要死,包括。”弗洛依身上灵气爆发。

岳重心中焦急,妈蛋的,难道自己要死在一个伪破碎的手上?太他娘的憋屈了。

“站起来,我会让死得痛快一点。”弗洛依冲着岳重说道,直接就这样杀了岳重感觉太过草率,其实在他心里,还是很佩服岳重的。

对于自己佩服的人,弗洛依觉得应该让他死得有尊严一点。

“好。”岳重沉了一口气,艰难的将身体撑起,然后站直身体。

“来吧,照准了这里刺。”岳重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。

“放心,没多少痛苦的。”弗洛依轻笑一声,接着脚尖用力,长剑直刺而上。

岳重心中一片发毛,浑身都是绷紧,此时此刻,他完全提不起任何的力量。

怎么办!怎么办!

自己不能死,死了就见不到凌莎了,不行!绝对不行!

闪!自己一定要躲过弗洛依的致命一击。

岳重疯狂扭动自己的身体。

噗嗤!

弗洛依的长剑最后还是贯穿了岳重的胸膛,直接没到剑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