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都不知道他们有多烦人,整天在我面前献殷勤,烦死了。顾珍珍穿着宽大的家居服坐在沙发上冲唐薇薇抱怨。

   她这才刚生完孩子,他们就变了脸色。以前还多么不愿意她和洛寒在一起,如今倒像是巴不得他们在一起一样。她就在想,如果她生的是女孩,他们还会不会如此?

   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搞封建这一套。她顾珍珍怎会领情?

   “别烦了,看儿子多可爱。”唐薇薇在一旁逗弄着孩子,小小的一个人,如今已经长得白嫩。水灵灵的大眼睛还是像顾珍珍多一些。

   提到儿子,顾珍珍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。她也随着儿子摆弄起手中的玩具,也只有和儿子玩时,她才变回了以前那副天真烂漫的模样。

   唐薇薇逗得开心,小宝贝也顺着她的玩具伸开小手“咿咿呀呀”。顾珍珍见状不由道:

   “我说这么喜欢孩子,和顾川也生一个呗。”

   没想到,她倒比唐薇薇先一步生孩子了。

   就她一个人生孩子怎么成?当然要拉一个人一起了。

   唐薇薇欲言又止,放下玩具,心有惆怅。

   “顾川不行?”顾珍珍不由问道。

   钢牙妹甜蜜笑颜秀美动人

   “什么呀!”唐薇薇瞥了她一眼,当看到顾珍珍戏谑目光顿时气恼。

   可恶,她居然被骗了。

   顾珍珍见唐薇薇脸上愤怒,她讨好道:

   “我开玩笑的,他那架势,我担心这小身板受不受得了。”

   这句话是事实,顾川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,唐薇薇又天生娇柔。这两个人在一起,看起来有些款型不配。就不像她和洛寒……

   想到这里,顾珍珍脸色也不禁变得红润。自生完孩子后,他们之间还没做过什么亲密举动。想到两个人以往的亲密,顾珍珍也禁不住脸红。

   看着顾珍珍不断变换的脸色,唐薇薇没好气道:

   “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虽然她一直知道顾珍珍的性子,但像这样露骨的话,她一定可不会说。

   顾珍珍不以为意。

   “我都孩儿他娘了,不然还能怎样?”孩子都生了的人,装什么纯洁。

   唐薇薇拿她无果,懒得理会。

   “喂,是不想生啊,还是他不想生?”顾珍珍紧追不放,依旧询问。

   在她看来,唐薇薇与顾川在经历这么过事后应该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。两个人又不是不喜欢小孩子,如今时机刚刚好。

   唐薇薇踌躇了很久,终于道:

   “我有点害怕。”

   “害怕?害怕什么?”顾珍珍十分不解。

   “不知道。”唐薇薇摇摇头,她要知道害怕什么就好了。按理说,她与顾川的心结打开,一切都不会有什么问题。但潜意识里她却总有种莫名的感觉。

   “顺其自然吧。”她淡淡道。

   如今的她已经不想考虑太多,顺其自然会好很多。

   唐薇薇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情绪当中,就算心里有什么事,她也不说。这种情况,就好像当初她与林枫分手时一样。明明心里有那么大的压力,她却只埋藏在心里。

   当年的事,顾珍珍正和某一任男朋友闹分手,完全没意识到唐薇薇的反应。如今,她不想再错失机会。

   唐薇薇离开洛家不久,顾珍珍便给顾川打去了电话。

   唐薇薇走到马路上,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。自从她不去唱片公司后,有了许多空闲时间,心情也轻松许多。孩子的事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,想到那个逝去的孩子,她的心忍不住抽动。

   她去了墓地,祭奠孩子。

   她按照记忆找到孩子的祭奠小屋,平台上新鲜的花朵吸引了她的主意。

   花朵很是娇嫩,带着露珠的模样一看便是刚采摘不久。

   这里应该只有她和顾川两个人知道,她一直没来,难道说顾川刚刚来过?

   她四下寻找,却没有看到顾川的影子。无论是不是顾川,有人还记挂着孩子,让她心里有些安慰。

   她将带来的鲜花放在平台上,长长舒了口气。

   顾珍珍要她和顾川要个孩子,顾川心里大概也想要个孩子。可是她有些不确定了。

   他们并不是没有孩子,只是把孩子给弄丢了。如果再有一个,她却确定自己是否能做好一个母亲……

   出了墓地,唐薇薇的心情前所未有地沉重。有些事她必须要面对,有些事她是逃不掉的。大脑又开始新一轮的疼痛,这些天大脑的疼痛比往日剧烈,也频繁许多

   她知道,这是淤血清除的预兆。可在恢复的记忆力,似乎并不美好。

   她在害怕,害怕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,都是伪装。而以前的记忆则是真实。

   待疼痛褪去,她急忙招来辆车。大概她不能一个人太久,待的久了就会胡思乱想。

   车子平稳地开向市区,看到人多了起来,唐薇薇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。

   不远处的转角,一辆大货车悠悠驶来。出租车车速很快,并没有察觉前往的危险。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当行驶的出租车发现转弯的大货车时,司机猛打方向盘。

   “滴滴……滴滴……轰!”

   在一阵吵杂之中,出租车猛地撞向中间的防护栏。而大货车因踩刹车及时,在离出租房几厘米的地方,终于刹住车。

   大货车与出租车的事故堵住了半条马路,大货车司机跳下车,出租车内平静一片。

   过了好一会儿,司机才下了车。而坐在后座上的唐薇薇已经昏迷不醒。

   救护车快速赶到,将昏迷不醒的人送到医院。

   唐薇薇仿佛做了一个冗长的梦,梦中的一切看起来十分美好,但回归现实,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了另一副模样。

   当她从黑暗中醒来,面前站着许多人。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,但在她的记忆里却从未出现。

   “爸、妈……”她轻声呢喃着,挣扎着就要起身。

   唐母急忙将靠枕放到她身后,顾川也帮忙搀扶着唐薇薇,让她坐得舒服。

   唐母快要哭了,她好好的一个女儿为什么最近接二连三发生车祸。好在有惊无险,但也足够让人担心。

   看到唐薇薇没事,唐父简单说了几句,便带着唐母离开。唐母在这里哭哭啼啼的,反而让气氛越发压抑。

   本书来自 品&a;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