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锵!~

两把长剑碰撞,一道道剑芒冲击而出。

在克拉克和血腥剑王的四周,地面瞬间被切割出了一道道的裂痕。

下一刻,两人已经猛地朝后退开,抬着手中的长剑指着对方。

两人都在蓄势,剑手间的交战,气势聚集到最高的时候,便是出剑的时刻。

此时血腥剑王也已经心无旁骛了,他现在只想灭了克拉克,证明自己才是地下世界最强的剑王。

而且,也只有杀了克拉克,他才有选择退去还是继续围攻陈一飞的机会。

终于,两人的气势凝聚到了顶点,手中的长剑都颤抖了起来。

咻!~

咻!~

两道破空声在那瞬间响起,两柄锋利的长剑洞穿空气,直奔对方而去。

清新单纯短发气质美女写真图片

锵!~

锵!~

……

两道人影快速的闪动,每一次都带着一道剑光击出,每一次撞击都有道道剑芒朝四周溅射。

而两人的出手却是越发的快了,越来越激烈。

可双方竟然都奈何不了对方,一直保持着僵持平手的状态。

四周的人此时也都暂时停了下来,惊讶的看着对战的两个剑手。

两人此时是纯粹的以剑术交战,出剑的速度甚至都已经超过了他们本身的移动速度,让人眼乱缭乱!

陈一飞现在明白血腥剑王为什么会那么自信自己可以解决克拉克,单从剑术上,他的确不输克拉克分毫。

锵!~

两把长剑又一次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。

一击之后,两人同样是没能奈何的了对方,再次分开,持剑指着对方。

“不愧是四人众的克拉克,国际地下世界,唯一一个可以在剑术上和我媲美的人。”血腥剑王突然将长剑收了回来,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掌握住了剑锋,冷冷的说道:“可惜的是,绝对不可能战胜我,因为接下来,我会用我的全力去击杀。”

说罢,血腥剑王的手掌猛地划过了手中的剑锋,手掌之上顿时有猩红的血液顺着那剑锋流出,瞬间将那剑锋覆盖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叫血腥剑王吗?因为我的剑术噬血,而在手中的剑吞噬我的血液之后,我的剑术将会爆发的更加的恐怖。”血腥剑王说话的时候,手中的鲜血还在不停地流出,慢慢的将那长剑完全覆盖。

可那鲜血却仿佛是完全被禁锢在剑身之上,根本不溢出一分。

轰!

血腥剑王手中长剑猛地一震,接着,身上的气势竟然在那瞬间猛地爆发了,而他也在那一瞬间动了,猛地挥剑直奔克拉克而去。

克拉克眉头微皱,一剑抬起,瞬间挡向了血腥剑王的一剑。

锵!~

两剑再次碰撞,而这一次,克拉克立马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血腥剑的长剑上传来,整个人直接被震退了几步。

“哈哈哈。克拉克,现在知道自己和我的差距了没有?”血腥剑王狂笑着,再次挥剑朝克拉克斩去。

两把长剑再次的碰撞,而克拉克同样是被震退了开来,握着长剑的手掌都感觉有些麻了。

血腥剑王用了那诡异的一招之后,实力的确是增强了很多。

“克拉克,刚才那两剑我可是还没出全力,就抵挡不住了吗?那接下来,就可以去死了。”血腥剑王冷笑着,身上的气势再次暴增了一截,剑尖上的能量波动也在此时涌动到了极致。

这一次,他直接带着浓浓的杀气,暴掠向了克拉克,。

他还要斩杀克拉克于剑下,来证明他才是国际地下世界最强的剑王。

可面对血腥剑王的杀招,克拉克却没有一丝慌张,抬头看着血腥剑王,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那一瞬间,血腥剑王的一剑也斩到了克拉克的身前。

克拉克猛地抬剑挡去。

锵!~

随着猛烈的金属碰撞,一窜火花从那两剑之间爆发了出来。

“克拉克给我去死吧。”血腥剑王怒喝一声,猛地推动长剑,朝克拉克碾压了过去。

可这一刻,血腥剑王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没能推动克拉克。

而此时,克拉克却是看着血腥剑王,戏谑道:“刚才只是试探而已,接下来会死的是。”

轰!~

一股恐怖的气势在克拉克话落的时候,猛地爆发了出来。

克拉克毫不犹豫的进入了异变,只见他额头的凸包,在那瞬间裂开凸出,一个狰狞而霸气的角顿时从那凸包之中钻了出来。

当这独角完全钻出的时候,克拉克身上的气势竟然爆发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,那是玄阶才能拥有的气势。

这股气势,让血腥剑王的脸色“隐藏了实力?”

下一刻,血腥剑王就发现克拉克的剑上传来了一股让他难以抵挡的力量,整个人直接被推的往后退去。

“隐藏实力?我才没那么无聊,我只是没有尽全力。”克拉克身上的气势爆发的更加的猛烈了,在那瞬间,一脚猛地踹在了血腥剑王的身上,将之踹飞了出去。

血腥剑王难以置信的喷出了一口血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克拉克的实力竟然会这么强。

而就在这片刻,血腥剑王却发现克拉克竟然已经追了上来。

“这还不是我的全力,怎么就抵挡不住了?”克拉克突然追击而上,出现在了血腥剑王的身前,再次一脚踹在了血腥剑王的身上,将血腥剑王像皮球一般的砸了下去。

轰!~

血腥剑王轰然的砸在了地面之上,将那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。

这一幕,让黑手王和雅库王的脸色突然变的有些苍白了,他们显然想不到四人众陈一飞已经那么强了,这克拉克竟然也这么恐怖?血腥剑王竟然这么快就败了。

“哈哈哈!”陈一飞却是舒畅的笑了起来,砖头看向了曹真龙和雪弗兰:“刚才四个人都杀不了我,现在们要倒霉了。”

“陈一飞,别得意,我可是有玄阶的实力,。”曹真龙冷哼道。

“玄阶?很了不起吗?还不是被我压着打。”陈一飞将干戚弯刀指向了曹真龙。

听到陈一飞的不屑,曹真龙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:“可恶,不过是占着一柄灵器。”

这时,雪弗兰却是冷冷的看向了曹真龙:“是玄阶?想不想杀陈一飞?我可以给创造一个机会,不过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