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无限观看

山下的一处河谷地带,龙飞给在天关城搭救的年轻人服下丹药,帮他清理干净脸上的血渍。

当这年轻人恢复样貌后,让他眉心都皱了起来。

这年轻人不是旁人,正是与他一起来这个世界的杨洪。

北岳恒山,栖霞观大弟子。

龙飞当时还敲诈了栖霞观一笔,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故人。

天色亮起,杨洪混乱的神经已经恢复正常。

他一个翻身起来,伸手乱抓了下,盯着龙飞紧张问道,“你是何人?”

龙飞喝着酒,盯着他淡笑道,“你莫担心,我是救你的人。”

杨洪眼睛往四方转了转,见只有龙飞一人,稍稍松了口气,有些怀疑道,“你为什么帮我?”

龙飞给他扔了一会酒,神色平静道,“想帮就帮了,没有什么为什么。”

杨洪喝了口酒,脑袋抽搐了两下,记忆里想起昨晚龙飞火烧秃鹫,斩杀那个女贼的事情。

他知道龙飞是个高人,喝了口酒,一下给龙飞跪下道,“高人,大侠,还请为民除害,还我师门一个公道啊!”

每日都是美美的

龙飞好奇问道,“你知道天关城发生的事情?”

杨洪点着脑袋,眼睛通红道,“那晚上,我和师门一行人在天关城等待仙王宫开光的机缘。这座城池的人,很多都是为了先王宫开光而来的散修。大家都没有想到,一群身体乌黑的怪物突然从天而降,席卷整座城池。城里的人,一点防备都没有。这些怪物在城里疯狂的屠戮杀伐,见到活人就咬。我和师门的人奋力抵抗,可惜寡不敌众,最后只有我一人活了下来!”

龙飞盯着他好奇道,“你们当时怎么不走?难不成那些怪物也会飞不成?”

杨洪深吸口气,脸上带着一阵惊惧道,“怎么不想走,只是当晚,天空红云遮月,把整个城池都完笼罩。大家只要是上去的人,都被这红云的血腥气沾染。要么法力尽失,要么被这吞噬了精气神,直接化成了血雾。最后无奈,只能在城里等死。”

“这样?”

龙飞惊讶了下,盯着他问道,“你是说,这红云里有血腥味?”

杨洪点头道,“对,跟昨晚那男女使出的血腥功法是一样的。我怀疑,这男女就是那晚灭城惨案的帮凶。”

“那咱们就去查个清楚!”

龙飞眼冒亮光,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。

杨洪道,“可是人都跑了,咱们从哪里去找啊?”

龙飞淡笑,“我是故意放走他的,他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。”

“是这样!”

杨洪惊讶了下,对龙飞的本事并不怀疑。

他抱拳跪下,冲着龙飞道,“大侠大恩,杨洪难以为报。以后唯大侠差遣,绝无二话。”

他的师门部惨死,只剩下他一人。

他想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,就得巴结这里的高手。

龙飞故意问道,“你叫杨洪?”

杨洪点头道,“对,在下是从异域来的修士,不是本地人。大侠修为过人,有朝一日,若是有机会去我的家里,我们师门上下一定用心招待。说不定,大侠在我们家乡还会开创一番事业!”

他抛出异域当筹码,以为龙飞会感兴趣。

谁知道,龙飞只是轻轻点头,神色淡然道,“我帮你报仇,不是图你什么,你无需如此。”

杨洪哦的一声,不敢多言。

他跟着龙飞,一路往仙山下走去。

这里的时空扭曲,好像一个气球从中间一拧,下面一层是这个世界的山,上面一层的山虚浮在空中,犹如海市蜃楼,但是原本却是一体。

只是因为空间扭曲,在不断的往一起融合。

似是扭曲的气球,最后变成原来的模样。

龙飞在大夏国已经进过几个秘境,对这秘境的构造已经了然于心。

昨晚那个男修身上,被他试了一个空间咒印。

这个咒印是擦不净,洗不掉的。

依靠空间之法,可以精确的给他进行定位,只要是相处万里之内,皆有感应。

其原理跟GPS差不多,只是没有卫星,无法进行球定位,是依靠龙飞的神识定位。

神识有强弱,目前来说,上万里已经是龙飞的极限。

他带着杨洪,一路避开四方的散修,潜行到了一处山谷里。

山谷里面,草木枯黄。

到处都是倮露的岩石,呈黑色模样,连山谷里的水流都散发着一股腐臭的味道。

二人刚过来,便有一群修士骑乘者巨大的秃鹫,当空盘绕飞行而来。

他们在上面大笑着议论,“听说昨晚圣女和圣子吃了大亏,让人把秃鹫部烧了个干净,还把圣女给杀了?”

“可不是,现在宫主招我们回去,估计就是为了惩罚这个圣子。”

“活该,他平时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,早该收拾他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们一群有上千人,纷纷在山谷里落了下去。

龙飞找准机会,与杨洪示意了下,在半空打劫了两个落单的修士,换上他们的衣服,一起往山谷里的秃鹫大军里混了进去。

修士太多,他们都注意不到两人。

一行人整理了下衣冠,步行着进了一个山洞里。

里面的墙壁上放着一颗颗聚光石,并不灰暗。

往里面深入万米,山洞的前面突然豁然开朗,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窟。

洞窟的上面是露天的,阳光照在里面,把四周照的一片通亮。

洞窟极大,里面草木青翠,比起外面的污浊腥臭可是两个世界。

里面的弟子呜呜呀呀,正在议论着昨晚的事情,足有上万人。

龙飞和杨洪混在人群里等了一会,有人突然高声喝道,“宫主驾到!”

擂鼓声响,一秃脑袋的中年男人,一身黑袍,在众人的簇拥下,坐在了洞窟中间高有十几米的石座上。

一群弟子跟着俯身下拜,“弟子见过宫主!”

宫主冷着脸,环顾四方,手指轻轻抬了抬。

身边的一人,男不男,女不女,带着个鸡冠帽子,闪着鸡尾扇,笑呵呵地吩咐道,“起来,都平身吧!”

“谢过宫主!”

众弟子一喝,部直起了身子。

这位宫主盯着下面,闷声开口道,“昨晚,咱们秃鹫宫的圣子和圣女受到了歹人的伏击。圣子重伤,圣女惨死,有上千秃鹫神鸟惨死在大火之中。这对我们秃鹫宫来说,绝对是奇耻大辱。赤天王、法天王、灵天王、幽天王,昨晚本宫主派你们捉拿此人,可有所获?”

座下四人站出,抱拳单膝跪地道,“属下无能,暂且还没有发现歹人的踪迹,正在严加追查。”

宫主面带怒色,一声呵斥,“饭桶,你们也是秃鹫宫四大法王,竟然连个没有名号的小子都抓不住。血神老祖马上就要降临咱们秃鹫宫,要是让他老人家知道咱们就这点本事,还留咱们何用?”

一群人紧张了下,面面相觑,都跪下磕头认错道,“属下认罪,还请宫主再宽限两天,属下一定抓住这个小子。”

这位宫主还没有开口,一道血影突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,眼神阴冷冷的盯着龙飞的方向,一声冷笑,“不用找了,这小子现在就在这里。”

“什么?”

场上顿时一阵安静,还是宫主反应最快,马上从座椅上下来,一头跪倒在了地上,大声疾呼,“属下参拜血神老祖!”

“弟子参拜老祖!”

一时间,血神宫的弟子跪倒一片。

只有龙飞和杨洪站立在原地,龙飞神色平静,杨洪满脸紧张,眼睛看着四方,已经在寻思着退路。

标签: